您现在的位置是:

李玉兰 专攻中医儿科40年

2019-03-14 12:12

  医患矛盾是每个医生都会面对的问题,李玉兰同样不例外,而现在让她最头疼的矛盾就是,自己虽然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但依然无法满足所有病人的需求,“能够得到病人的认可是每个医生的心愿,有那么多家长愿意带着孩子来找我看病,也是我的一种幸福。但我也是一个普通人,我的身体也有吃不消的时候。”

  我不建议孩子在没有生病的情况下喝中药,因为只要是药就有毒,不管是西药还是中药,而且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来说,中药调理只有正好,没有更好,因此孩子在正常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进行中药调理。事实上,孩子生病本身就是在增加身体抗体的过程,家长不需要过分担心。

  面对这种矛盾,李玉兰说她会经常和病人说对不起。“医生面对病人要能换位思考,每一个病人着急都是有原因的,如果病人一着急,医生也着急,那医患矛盾往往就会升级,所以我会和病人说‘对不起’,病人听到后一般也会很快地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在李玉兰看来,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,如果都能够做到换位思考,那医患矛盾和纠纷也会大大的减少。

  现在很多中药调理,一些年轻的家长不仅自己喝中药调理,而且还会给孩子调理,在他们看来让孩子喝点中药至少没什么坏处,您对此怎么看?

  说起话来严谨认真,但语气却温柔平易;给孩子们看病时眼睛散发智慧的光芒,但看向孩子时双眼又充满了爱和慈祥。这就是家长眼中认真又亲切的儿科专家李玉兰。儿科相比其他科室更繁琐,风险更大,但从事儿科医生近40年的李玉兰说:“如果你把它作为一个讨生活的行当来做,肯定很累,但当你认真把它作为一项事业,便会乐在其中。”

  为了保护李玉兰的身体,医院也采取了一些措施,比如限号,一上午只发放50个号,网上20个,门诊30个,但最后发现,限号的结果只能是孩子家长排队的时间更早,有的甚至提前一天晚上8点就开始排队,如果半夜2、3点来就排不到号了。

  现在很多年轻家长在孩子的护理上都很用心,但效果有时候却不尽如人意,有些孩子隔三差五就会生病,您认为在孩子的日常护理上应该注意什么?

  1954年生,山西临县人,山西省著名中医儿科专家,中西医结合主任医师,山西中医学院中医儿科学硕士研究生导师、教授。从事儿科临床工作近40年,年门诊量达到1.8万人次,在儿科常见病、多发病,危重、疑难病的诊治中形成了独特的中西医相结合的诊疗特色。山西省劳动模范,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,太原市名特医学专家,太原市委、市政府特聘专家,太原市重点学科带头人,太原市“感动生命十佳白衣天使”。太原市卫生系统楷模,山西省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,山西中医药学会傅山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《中华医学研究杂志》专家编辑委员会常务编委。

  李玉兰很少和人提及,其实自己年轻时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。1973年,不到20岁的李玉兰被安排至太原卫校求学,毕业之后分配到了太原市中医院儿科,最终与自己最初的梦想擦肩而过,从此走上了一名儿科医生的职业道路。

  提到认真,李玉兰说,如果给自己一个评价,这两个字便是自己一生最大的特点。“毛主席也曾经说过,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。我是一个可塑性比较强的人,不管在什么环境,从事什么职业,都一定要认真把事情做好。所以,如果当初做了老师,应该也会是一个不错的老师。”

  对于一些家长为了某种平衡而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李玉兰的观点是,中西医可以优势互补,但对于儿童的常见病来说,一般用中药就完全可以治愈,并不需要用西药,除非一些特殊状况,比如孩子出现上吐下泻,可以先用西药补液,然后再用中药进行治疗;或者出现超高热的症状,西药退烧效果比中药更快,可以先用西药退烧,烧退之后再用中药治疗;或者出现了特殊的病菌感染,要用抗生素来治疗,“虽然我认为孩子的大部分病通过中医就可以治愈,但我并不排斥西医,但中西医不是结合,而是一种互补。”

  事实上,为了尽可能多看一些孩子,李玉兰已经做了很多努力,每天早上医院8点正式上班,她都要提前半个小时开始看病;每天中午医院12点下班,1点以后,医院里唯一还有患者的诊室就是她的诊室;看病一上午不喝一口水,她怕喝了水要上厕所,耽误给孩子看病的时间。“前年的中秋节,我记得特别清楚,从早上7点半一直看到了晚上6点20分,看了90多个孩子,大家都回家过节了,整个医院里只剩下了我一个医生。”

  李玉兰经常会遇到一些家长有这样的困惑,给孩子看病到底是该看中医还是西医?“有的家长就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,结果发生激烈的争执,甚至更严重的后果。”李玉兰告诉记者,有的家长认为中药相比西药副作用小,对孩子的伤害更小一些,但也有的家长认为西药见效快,而且成分明确,而中药成分复杂,其中的一些成分是否会对孩子造成影响完全不得而知。

  养育孩子有一句话叫“想要小儿安,常要三分饥和寒”,家长只要能做到这一点,孩子的身体就会比较好。很多家长爱孩子心切,唯恐孩子吃得少,营养跟不上,但事实上,孩子的很多病都是因为吃得过多,出现肠功能紊乱而导致便秘或者积食感冒甚至发烧,有的家长是先给孩子多吃,积了食又给孩子吃保和丸之类的消食药,却不知道这样其实是对孩子脾胃的二次伤害。另外,衣着过多的儿童经常患感冒咳嗽,而衣着单薄的儿童却很少患病,原因就在于他们已经获得对冷热空气变化的适应能力。所以,平时让儿童“常带三分寒”也是有益于增强抗病能力的。

  不过,如果李玉兰当初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现在就会少了一位优秀的儿科医生。从医近40年来,李玉兰治疗过多少孩子她已经记不清了,但是当那些孩子的病在她这里治好,当家长失望的眼睛在她这里看到希望,那些孩子和家长的一张张笑脸就会刻在她的脑海里,“很多家长曾经和我说,带着孩子四处看病都没有看好,来我这里是把我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我说好,希望我这根稻草能带给你们希望。因为既然当初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,就要敬畏生命,认真做一名好医生。”

  对此,李玉兰认为,无论带孩子看中医还是看西医,很多家长都存在认识上的误区。很多时候给孩子们看病,我都要先用药纠正之前乱用药造成的后果。”中医的核心是辨证论治,什么阶段该用什么药都很讲究,也很有专业性和理论性。“比如,很多家长把中医的火、热和西医的炎症画等号,这本身就是错误的。而且很多家长还把炎症等同于感染,一听孩子有炎症就上抗生素,一听孩子有火就用清热解毒的药,结果是孩子的病本身并不严重,就是因为家长和一些医生乱用药,导致病情更加严重。中医是一门实践医学,是过去几千年在人体上实践检验过的,所以中药本身是经过实践证明的,关键是用药的人。

  虽然已经工作了近40年,但李玉兰从未间断在业务方面的学习,她不仅带着3个研究生做课题,而且几乎从不在外应酬,看书学习和研究疑难杂症就是她每天下班回家之后做得最多的事,“慕名而来找我看病的人越多,有疑难杂症的情况就越多,这对我也是一个挑战,所以从来不敢对学习松懈。”

  术后苏醒过来的李玉兰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俺儿子出来了吗?”通过护士,李玉兰得到了儿子的消息,护士问刘春辉哪里疼,刘春辉说:“我哪里也不疼,一想到我妈给我捐肾,我就心疼。”都说母子连心,李玉兰听到儿子的话,欣慰、心酸,五味杂陈。

  在李玉兰看来,现在很多家长带孩子看中医觉得效果不好,并非中药不管用,而是不会用中药,“就拿简单的上火来说,不能一听上火就给孩子用双黄连,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看,五脏六腑的火并不一样,用药自然也不一样。同样是感冒,10个孩子来找我看病,我开出的是10个不同的方子,因为每个孩子的年龄、体质、症状都不一样,开的方子自然不一样。”

  即便如此,面对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家长们,李玉兰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“我的身体也有极限,医院领导、同事和家人看着我每天的状态也很担心。”就在前段时间,因为已经到了中午下班时间,李玉兰无法再为后面等待的孩子看病,孩子的家长失望地对她和同事说“你们太绝情了”,而这个时候,时间已经指向了中午1点多。“说实话,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真的非常难过。但我要对每一个孩子负责,不能为了数量压缩看病的质量。”李玉兰告诉记者,每一个来看病的孩子从就诊到治疗都需要时间,而她都会根据孩子的病情分轻重缓急来安排时间,“也有家长问我你看病怎么这么慢?我说那看你孩子的时候快点,可以吗?对方往往就不说话了。”无论是第一次来看,还是复诊,李玉兰都要从头到尾负责到底,既要保证看病的速度,更要保证看病的质量。

最新推荐

  • 手控福利!《大约是爱》

    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

  • 儿科专家李玉兰三家医院

    市中医院儿科李玉兰主任是我省知名专家,她的专家号可以说是一号难求。为尽可能地方便患儿就医,从本月起,李玉兰主任已经开始在省城三家医院巡回坐诊,并现时实现网上预约挂

  • 桥头村的“好大姐”——

    发挥气候优势,发展经济作物;加强技术培训,加大劳务输出在李玉兰和驻村工作队的努力下,桥头村于2016年年底实现了整村脱贫的目标。 2015年10月,年近六旬的青海海东市民和回族

站长推荐

  • 李玉兰:人民调解员 群众

    与开发商协商无果后,今年1月中旬刘先生到临河区社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指挥中心求助,接待他的是李玉兰。了解了情况后,考虑到刘先生所雇的工人有一部分是外地人,急着回家过年

  • 中国十大戏曲剧种之一潮

    二弦潮州弦诗乐的领奏乐器,在潮剧伴奏中称为头弦,执掌头弦的人称为头手。潮州二弦的形成约有200多年历史,由古代拉弦乐器奚琴演变,经过大广弦,竹弦,投(剑麻根)弦,最终

  • 李玉兰:用爱为生命守护

    此时她会怎么办呢?一个不变的原则,工作规范和程序不可随意更改,但作为接种医生她一定会耐心地一遍一遍地解释,直到家长满意。因为破坏规范轻而易举,建立起来却不容易,只